海事新闻

你现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海事新闻 >

海事新闻

中国船厂海工订单面临巨大风险
时间:2014-10-14 17:12 点击:

 全球目前在建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共140座,其中有一半并未获得确定的租约,而这之中有44座由中国船厂建造,也就是说目前在建但还未获得确定租约自升式钻井平台中超过一半是由中国船厂建造的。在目前油价不断下跌、全球经济仍在下行的大趋势背景下,中国船厂海工订单将面临巨大风险。

  上游报道称,对于中国船厂而言,建造钻井平台可能是一种冒险;当订单签订时,船厂管理者并不确定这座钻井平台未来将由哪家公司所有,也不确定这座平台未来将在何处运营,甚至不确定这座平台完工后是否能如约收到付款。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些钻井平台订单只能给船厂带来微薄的利润;而且,一旦无法为新平台敲定租约,船东可能会在完工后拒绝接收。船厂管理者之前曾时常在挪威、巴西、新加坡、墨西哥等地出差从而获得新的订单;而现在他们同样穿梭在这些地方,目的却是为了寻找钻井平台的租约以确保船东的付款。

  对于许多投机性的钻井平台投资者及船东而言,中国船厂提出的财务条款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和竞争力。中国船厂的钻井装备订单价格通常比新加坡船厂低20%,此外,商业合同签署时船东也只需要支付10%的金额。

  这样的条款使得船厂不得不承担巨大的金融风险,尤其是在原油价格走低、油气公司缩减钻井开支并减少钻井平台租赁数量时。目前,全球在建自升式钻井平台共140座,其中有一半并未获得确定的租约,而这之中有44座由中国船厂建造。

  今年上半年,中国船厂接获的钻井平台数量再次达到亚洲第一,半潜式和自升式钻井平台订单共计19座,而亚洲地区全部订单为37座。然而,这种增长的背后也隐含着诸多危机,包括交付延期、技术挑战、成本超支及及时付款等。

  数据显示,中国船厂上半年接获的19座钻井平台总价值约为45.8亿美元,平均每座造价约为2.41亿美元。与此相比,亚洲其他地区船厂上半年接获的18座平台总价值约为61亿美元,平均每座造价达到3.39亿美元。

  业内观察人士预计,2015年中国船厂将面临更多问题,许多新建钻井平台将按预定计划交付,但船东及投资者可能会因为没有租约而拒绝接收这些平台。观察人士指出,一些船东已经向中国船厂派出专门的工作小组,以记录在建平台的缺陷和不足,从而为船东推迟交付期的行为辩护。

  美林证券公司的一份研究纪要称,如果目前的状况继续下去,未来5至10年中国船厂最终将不得不选择兼并或关闭,这将大大削弱中国船厂对新加坡船厂的竞争优势。美林证券预计,由于中国船厂的延迟,明年全球预期交付的自升式钻井平台交付期将推迟至2016年及之后。

  到目前为止,交付延期以及财务问题已经迫使船东考虑撤销或已经撤销了3家中国船厂的4座钻井平台。Sevan Drilling目前正在与中远船务进行协商,考虑撤销圆筒型钻井平台“Sevan Developer”号(“希望4号”)的订单,或者进一步推迟交付期,这座平台造价约为5.25亿美元。由于需求低迷,Sevan Drilling在过去一整年里都未能将这座平台租出。

  除此之外,中远船务依然还在挂牌出售1艘深水钻井船,这艘钻井船的船东大连深水开发公司(Dalian Deepwater Development)于去年终止了建造合同。2006年,挪威公司MPF以1.2亿美元的价格在中远船务订造290米x 50米的船体,原本计划将其建成为全球第一艘浮式生产钻井储卸油船。

  MPF在2008年申请破产保护;2010年7月,大连深水开发公司作为一家专业船舶管理公司成立,并与中远船务签订了5亿美元的合同,将上述船体建造成为1艘钻井船。之后该钻井船的交付期却进一步推迟,中远船务将其归因为国外采购设备接收时间的延迟。此外,新加坡钻井承包商Opus Offshore仍在为其在上海船厂订造的一系列4艘钻井船中的第一艘寻找租约,这艘新船预计将于11月初命名。

  美林证券在报告中指出,中国船厂接获的大部分订单都是投机商或新的、缺乏经验的海工投资者及承包商签订的增值订单,而这些无经验的投资者及承包商多数来自中国。报告称,许多钻井平台仅仅是为了交易而建造,并非是为了钻井而建造。

  业内观察人士也认为,中国投资者正在订造大量标准规格的钻井平台,一些钻井平台采用了中国工程公司更具成本优势的设计。不过,为了缓解财务压力,中国船厂也变得更加谨慎,开始只与有信誉的船东合作,并拒绝没有敲定租约的订单。